郎铸iacc采访: Chris Landreth

郎铸是一名独立电影制作人、CG先锋和表情动画领域专家。代表作品包括动画短片The End(1995),Bingo(1998),Ryan (2004)和The Spine (2009)。.  其中《瑞恩》(Ryan )更是获得了奥斯卡奖最佳动画短片大奖。他的最新动画短片《潜意识密码》在过去的一年中已在世界范围内荣获各项大奖,包括2013法国安纳西动画节最佳动画短片。郎铸的电影探索以人类心理学来讲述故事从而达到逼真的人物动漫水平,他称之为“心里现实主义”

除了电影制作人,郎铸同样开发了他的“表情动画”大师班课程,该课程也在表情动画领域也有着领导性的地位。在过去3年里,郎铸在超过5过国家的多间公司(梦工厂、Digital Domain)、学校(包括Georges Méliès电影学院)和会议(德国斯图加特FMX会议)等等。2013年5月,郎铸前来上海进行了其大师课程的培训。同时他将在今年6月再度开课。

在去年开课时,我也对郎铸本人进行了采访。

第一天授课进行的怎么样?

第一天的课程设置非常紧凑,有很多表演和绘画的内容。这也是3天课程里面艺术气息最浓厚的一天。我们进行了脸部、面部表情和高强度的表演练习,也深度了解了人类的7中最基本的情感– 欢乐、悲伤、恐惧、厌恶、蔑视、惊讶和愤怒。

与其他国家的学生相比,这里的学生有什么特点?

对于学生的能力和水平,在你真正授课之前是无法预测的,尤其是绘画、角色绘画和面部肖像画。但是今天我真的在学生中发现了很先进的技术,他们画出了很不可思议的肖像画。今天学生有28名,我本身是非常享受和学生互动教学过程的,所以也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高的学生数字。如果学生无法融入我和课堂,那么这个课程就不是成功的。除了语言障碍-我完全不会中文- 但在几位优秀的翻译帮助下,我和这些行业从业者们围绕几个难点都进行了很好的互动沟通。

今天的课程有发现什么亮点吗?

有一位很特别的演员用他自己的方式表现了7种基本情感。演员的形象很让人印象深刻,我们也捕捉了很多有深度的情感。学生们也从中获得了很多可用作参考的脚本。

在动画中,参考材料和将之实现有多重要?

参考材料是最重要的东西,他是你掌握如何观察事物并最终将之变为动画的关键。当你观察一个真实的人、真实的感情的时候,“时机”是关键。尤其在面部表情动画中– 肌肉如何收缩如何连接。又比如当你笑的时候,你会先咧嘴然后包括眼睛开始微笑。你的眼角开始有皱纹。了解到对的时机,并且意识到这些常人不会意识到的。如果你理解错误了我们也可以看到错在了哪里。这就是为什么参考材料如此重要。

为什么表情动画尤其重要? 

表情动画是动画的中心。比如电影- 60%-80%的镜头都是相似的。用《黑天鹅》这部大家都很熟悉的影片来举例,80%的镜头都是脸部的特写,他们表达了故事与角色的定义。所以在做动画之前,你真的必须全面了解表情动画。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部分,尤其在当你想要实现的时候。你在设计角色的时候要考虑到观众对角色从心理上到情感上的依托。要做到这一点你必修完全理解你的材料,理解面部的构成,理解面部对待不同事件而产生的反应。

LAndreth111112

回顾你的授课经历,你是何时开始开发这个课程的?在哪些地方有进行过授课?

我真正开始把所有材料组织起来是在3年前的时候,当时我正在多伦多圣利嘉学院授课,教授很多动画短片作品包括《Ryan》、《The Spine》和我的最新作品《潜意识密码》等。该课程为圣利嘉学院动画科系的一个毕业学位特殊课程。

从那以后我开始四处授课,包括Georges Méliès电影学校、加利福尼亚和印度的梦工厂公司、温哥华的Digital Domain、也包括瑞典西部大学等。我在超过5个国家中进行过授课,现在我把课程带到了中国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想到来中国?

(IACC动漫创意学院院长) 罗宾京Robin King教授是我的一个老朋友,这个课程也是在我正与同伴们一起研究开发Maya软件时出炉。罗宾京教授是当时谢尔丹学院动画系的主任。我们经常见面也时常在谢尔丹学院进行演讲。我们认识很久。2年前在我完成当时的动画短片时他安排了我来中国的计划。

中国的哪些地方特别吸引你?

中国有着全球最大的动画市场。这里有超过50万的动画学生,非常惊人的数字。其实只要想到这个数字就有很充足的理由来到这里,了解这里的动画行业,了解这个行业的热情,了解这里的创新和人才。非常开心我来到了这里。

有什么特别印象深刻的地方?

我很喜欢这里(上海)。我很享受这个城市包括这里的建筑,被这里的建筑震撼。我住在多伦多,是一个很大的城市但是显然比上海小很多。多伦多是一个非常理性的英国风格的城市,非常的钢筋、水泥、玻璃。上海不同。在上海,当你看到那些有序的工厂、车站和校园时,可以看到想象力和创造力。我很爱这一点。这给我很大的灵感,我也希望生活在北美的人能看到它、被他启发。

你对中国的独立动画场景有什么看法?

中国有很多著名的动画从业人员但确缺少电影导演方面的人才。我们在例如法国安纳西动画节上看到了一些导演方面的人才。我正在想象一个真正独立的动画场景,由中国的独立动画人和动画视角组成。我很期待它的呈现形式,相信会是非常棒的。

你创作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真实,现实主义。我并不是非常喜欢幻想。我也不喜欢回避,我更倾向于活在当下。所以我通过电影想展现的是真实的世界里,真实的人所做的真实的事,他们有着真实的想法和真实的感受。尽管有些时候人生看起来十分无趣,也很世俗,但用心去体会,还是可以发现很多这样值得关注的东西。想想如何在聚会上记住一个陌生人的名字,这也是件不容易的事。而我想表现的就是这种寻常事中的不寻常。

你最喜欢的动画人物是谁,尤其是面部表情有特点的任务?

梦工厂近几年的作品,尤其是《驯龙高手》和《疯狂原始人》里的人物做的非常棒,令我折服。这其中皮克斯也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如果要说动画虚拟人物的话,我到现在看到的最好的还是超人总动员。至于真人表演的话,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迈克尔·甘本(Michael Gambon)。还有英国演员麦克·辛(Michael Sheen),我很喜欢他的脸,以及他笑的方式。我可以继续举例,他们并不是唯一突出的演员,他们都很棒。如果仅从面部表情考量,我认为最好的是凯文·史派西。他的表情看起像是没有情感但实际上处处是情感的刘露,这也许算是表演的最高境界吧。

谈谈你最近的一部电影吧。

最近的一部是《潜意识密码》,会在近期的影展上播映。之前也入围了安纳西动画节(并赢得了最佳动画短片奖)。它有11分钟长,讲述的是主角潜意识里的世界,这个角色和我本人很像。某次他去参加一个聚会,有一个朋友来打招呼但是他完全不记得这人的名字。这是为什么?要怎样才能记住他人的名字?这部短片就以游戏节目的形式,进入他的思想世界,并呈现回忆他人名字的过程。

为什么在你的电影里经常会出现你自己或者和你很像的人的反射?

因为我没法想象在我的电影里发生的事情在别人身上会如何。有时候和别人一起可能效果还是自己来做更好。我会做的很真诚,而且就像老话说的,会自嘲的人一辈子都过得很开心。

2004年的时候你因为《Ryan》获得了奥斯卡奖,你认为这部短片成功的最大因素是什么?

《Ryan》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我觉得是因为影片主角Ryan Larkin十分真实,大家都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有一类故事的初衷在于警醒世人。比如人们对于变老的恐惧,他们会上瘾,还是沦落街头?而Ryan就徘徊在街头。但,观众正是看到了Ryan人生的低谷,也从中看到了自己人生的低谷。这就是人性。

Bingo》的创作灵感来自哪里

《Bingo》是我15年前的作品,它基于一部戏剧,由一家叫未来学家尼奥的剧院公司在芝加哥上演。它应该是世界上唯一的一部根据戏剧制作的动画电影吧。这部戏叫做《过亮的灯光会使婴儿致癌》,每周六晚11点30至12点30上演,在短短60分钟里演出30幕戏,这也是它宣传的卖点。有几幕只有几秒钟,长的则有大概五分钟。其中一幕就是Bingo的演出。我在演员身上放置了麦克风,他们演完后再制作为动画。尽管动画化后,演员不再出现,但他们是进行实际表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