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宝iacc采访

慕容宝—视效总监

111

慕容宝是位专注于真人电影和动画影片的经验丰富的制作人、导演及视效总监。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联合创办了位于多伦多的C.O.R.E. Digital Pictures,过去15年里主要为一些大型电影片头制作视效和动画,作品很多。2010年以来,他开始独立完成各种项目,其中包括目前在上海参与角色指导的动画版京剧制作。

我有幸在上海iacc工作室采访到慕容宝。

你对京剧熟悉吗?

只知道名字,虽然我比自己想象得更具备艺术自由精神,但京剧对我来说仍然是个挑战。一般有人告诉我“这是剧本、两位演员以及故事要点,请执导吧”,我做这些工作并不难,但是这次是给我的是京剧,我不懂其主题或唱词。这真是个艰巨的任务。

北京有什么地方吸引到你?

截止到现在,我的工作都是在西方国家的。尽管我在欧洲许多国家以及墨西哥工作过,但西方文化是很相似的。而中国完全不同,一点也不同于西方文化。所以凭借我之前的工作经验来到这里工作是个很大的机会。

说实话,我的想法很自私,我想带回去的要比我引进来的要多。我想学习更多的中国文化、艺术、动画以及电影制作,因为这些都会让我的事业更进一步。我学得越多,我贡献出的就会越多。

就中国动画的发展史和现状来说,你了解多少?

我想我更加熟悉中国动画的现状,因为我已经来过几次了,走访了一些工作室,看到了动画的制作方法。并且我也希望了解中国动画的发展史。如今中国确实有很多不错的动画人才,这令人很振奋。

我制作动画长片和短篇电影,团队里有很多在加拿大的中国籍员工,因为他们的天赋和技能,我受益颇多,因此我想对他们的背景了解更多。

请跟我们谈一下CORE Digital的发展史吧。

CORE Digital成立于1994年。那时我是由《星际迷航》中寇克舰长的扮演者威廉·夏特纳开发、导演、制作并主演的电视剧《技术战争》的视效美工。比尔、我以及其他两位一起工作的视效人员自此成为了朋友,我们会聊天讨论关于加拿大需要一家视效公司的问题,而当时没有一家视效公司。虽然已经有制作电视广告、工业视频和电视台的悬浮标志的公司,但是他们不做长版电视节目或长片影片视效,所以我们想到创办一家视效公司。并且我们很快参与了两部长片影片。上世纪90年代中期对视效公司的需求真的是很大。

随着时代的发展,你们的工作发生了什么变化?

随着时代的发展,CORE 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94年成立的时候只有4个人,当时用的工具Prisms,比现在使用的工具昂贵很多,制作过程中的使用效果和现在的相同,现在也发展成了Houdini。

但后来我们要做更大的项目,名号也越来越响,突然之间你就在以预想不到的工作方式进行工作。我们制作的第一部电影是由索尼制作并由基努·里维斯主演的《捍卫机密》。在此之前,我们会签订有关协议。

第二部长片影片是由吉尔莫·德尔·托罗导演的电影《变种DNA》。突然我们的规模就扩大了,增加到20或25个人。但是做着同样的视效工作。

到了90年代后期,多伦多一家叫DCode的制作公司联系我们。他们想做一个名为《Angela Anaconda》的动画系列,但是不知道怎么去制作,因为这部动画极具风格,很特别。它几乎拼贴画动画风格。他们让我们做个测试样本,我们做了,然后得到了制作这个动画系列的资金。

之后,我们不仅仅是一家视效公司,也是一家动画公司。我们设立了CORE Toons部门,并在2002年前制作了5个或6个不同的动画系列。2002年,我以前的同事史蒂文·威廉姆斯联系我,他也毕业于谢尔丹学院。当时史蒂文正在为迪士尼导演一部长片影片,但他想在多伦多制作这部电影,并和我商量能否在CORE制作。当时我们正在为迪士尼制作一部预算达几千万美元的动画长片,我是制片总监。在此情况下,我们便设立了CORE 动画长片部门。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开发真人影片。虽然我们做了开发、投入了资金,但是很不幸,没有一部真正顺利起步。这也是CORE 电影制作集团的一部分。

15年的时间,公司一直在扩大,制作《荒野奇兵》时,公司已经有360人了。那时具有如此的规模,公司变得有点难以控制、难以维持和管理。所以2010年我们关掉了公司,我也开始独立工作了。

你涉及到的工作内容,你最喜欢哪一部分?

我热爱动画,并且很羡慕纯粹的角色动画师。我在CORE有个合伙人John Mariella,他的专长就是角色制作,他是个很杰出的角色动画师。

但对我个人来说,我还是最喜欢视效。原因是我喜欢呆在电影拍摄场地、喜欢和演员一起工作、喜欢和导演一起工作、喜欢做导演、指导演员演戏。所以对我来说,真人电影给我很多动力和激情。

我需要不同的场地,我需要到都柏林拍摄电视剧系列,需要到墨西哥拍摄电影。这是我生活的主要部分,一种冒险经历。

几年来,你指导过很多顶级明星。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一下吗?

我认为地球上最棒的人是饰演超人的亨利·卡维尔。我有机会在《都铎王朝》拍摄期间对他略微指导过,我对他说:“好吧,你真的很帅,是个很棒的演员,你也有钱,有很棒的车,还有很好的女朋友。为什么你不是个傻瓜呢?那我就能讨厌你了。”你会认识这样的人,并与他们很愉快地相处。

不说对方的名字,我在某次制作中与一个人发生了很有趣的故事。制作中有个原来认为不需要的场景现在需要拍摄,但那时导演这个片段的人已经转到后期去了。所以我被要求拍摄此场景。早上我到片场的时候听说有位演员不愿意从拖车里出来,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发型和两周前的拍摄不协调了,所以他不想出现在摄像机前面,也不想在剪过的影片中出现不协调的发型。我不得不拿着现有的场景剪片,进到他的拖车里,给他看剪片,给他台阶,并说服他出来进行了拍摄。

和演员共事总是会发生各种奇怪的事情。他们是很有才能的群体,但是要把自身的一切都放在摄像机下,让所有人来看、来评价,所以如果他们有一些奇怪的地方,我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我喜欢和各种具有挑战的人一起工作。

bob4

我以为你要进到拖车里给他做头发呢。

哈哈,是的,用剪刀把他的头发休整,他看起来就好了。但不是这样,而是要让自己更像精神病医生一样来处理事情。

你已经制作了很多优秀的片头,X战警就是最出名中的一个。

一部电影中会有很多不同的场景。令人最难忘的就是地图表,利用大头针就可以绘制出一座城市。整个地图表的产生是基于利用图钉做出手部、脸部或其他事物的概念。

但是地图表也是个很大的挑战,因为有些东西大头钉就不能复制,比如底下留有空间的弯曲的手指。做一个城市的话,城市里的桥底下不能是不通的构造。所以如何打破大头针结实的观念,且仍要将地图表做得真实?单靠编程创建影像是个很大的挑战,因为我们要做的是程序动画而不是角色动画,也就是说动画是由程序做出来的,而不是手工工艺。对电影来说,也是个很大的挑战,也会带来不错的效果。

《立方体》已经是一部很成功的影片了。

关于这部电影,有很多值得一提的故事。《立方体》是我制作过的最喜欢电影中的其中一部,它是我与导演文森佐·纳塔利合作的第一部作品。现在,我已经担当过他所有长片影片的视效总监和第二组导演了。

有趣的是,这部电影的预算真的很低很低。当时文森佐和他的制作人一起来CORE问能否给他们一个数额。文森佐准备得很充分。他带着自己的电影“圣经”(内容涵盖设计、故事板、剧本、导演指导)给我们带来了一场很棒的演讲。因此他是我见过准备最充分的导演之一。

那个周末我就对这件事情做了评估。如果我们要收取所有的费用,电影数额大约是400,000美元。而问题是这是一部由学生在学校制作的电影。我了解他们没有任何资金,我也能看出眼前的这位导演将会是很优秀的电影制作人。我想联系加拿大电影中心,决定一起免费为电影做效果。

周一我打通了制作人的电话,“你知道视效的收费很高”,他说:“是的,我们清楚。”“但我们会免费为你们做视效。”然后电话的另一头就静寂无声了,我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呼吸。他问我为什么不收取费用,我说:“你们可能没有那么多钱支付视效制作,是吗?”“没有,我们有10,000美元,我以为这已经是一笔大数目了。”

直到今天,他们会把电影制作成功的原因归于我们当时免费为他们做视效。那部电影的制作场地是4米X4米X4米,也就比我背后的这篇绿屏大一些吧。文森佐的聪明之处就在于通过改变凝胶改变灯光,从而角色看起来能够出现在不同的立方体中。

那《人兽杂交》呢?

《人兽杂交》是一部很棒的影片,也是我最喜欢的创意电影之一。这部电影也是由文森佐·纳塔利执导的。影片制作时出现了一个特别的情况,正式拍摄之前我们有很多时间解决所有的技术挑战,这在电影行业是不常见的。一般准备时间不应该这么长,而且准备时间是给制作设计者用来设计并建造场景、导演安排演员排演,但视效没有准备时间,因为视效价格太高了。视效人员薪资都很高,人数也多,有编程的、建模的、提供解决方案的以及其他一些人员。制作人安排时一般也不会对此考虑周全。

影片制作人是史蒂夫•霍本,他像其他和我合作过的制片人一样了解视效。他给了我们数月时间准备,所以我们能在拍摄前就解决了所有的挑战。这样拍摄起来相对来说就比较容易了,因为之前做起来都很难。这部影片的主演有阿德里安·布劳迪、萨拉·波莉和扮演异生物的德尔菲娜.尚内亚克,我经常指导她演戏,她很有表演天分。

后来我做了视效总监,和法国的一些公司(BUF和Mac Guff)以及多伦多的CORE合作POST。这是一份很具有合作性的工作,每个人的努力都很棒。我认为电影里的生物进化很自然,所有公司做的视效质量也是非常杰出的。

你的灵感来自哪里?

我的灵感大部分来自合作的新人才,并对合作的发展很兴奋。这是一种情感灵感。

创意灵感来自各种陌生的地方。我在安大略省的乡下有一处资产,并且我热爱园艺。我在蔬菜园或是装饰园做园艺的时候,身处自然之中,突然便会萌生很多很多创意灵感。不管是颜色、形式或是形状都能给予灵感。对我来说,一个从事动画和视效行业的人,在制作像《人兽杂交》这样的科幻片时,灵感来自于一朵花,我觉得可能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但自然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老师。

你的下一部电影是什么?

目前我正在制作《海豚的故事1》的续篇《海豚的故事2》,而之前我恰好是华纳兄弟《海豚的故事1》的视效制片人。这是一部由摩根·弗里曼、艾什莉·贾德和小哈里·康尼克主演的流行家庭电影。两个月前,我和罗伯特·雷德福在美国产出了电影《一切尽失》,我也是担任视效总监,这部电影是在墨西哥拍摄的。另一部在墨西哥拍摄的电影是《太平洋幽灵》,或将于2014年上映,主演有曾在《哈利•波特》中饰演德拉科·马尔福的汤姆•费尔顿。另外,我还制作了两部短片电影《Frost》和《The Portal》,目前正在各个电影节中展出。

几年来,动画行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有什么建议能给现在想要进入行业的年轻动画师吗?

这个行业一直很难。原因是会有人付你很大一笔钱要你做事情,如果你不被人所知,没有什么可以展示的作品,他们一般不会想要拿出很多资金给你导演或是雇佣你做视效总监或视效美工。

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能通过作品集中的优质创意作品展现出自身技能和创作热情,数量不必太多,但是质量要非凡。如果要立志做一个导演,你现在就要出去导演一些作品了。比如通过制作一部短片,向大家展示你与演员的合作能力及对演员的指导能力、展示你了解怎样移动摄像机完成拍摄的技能。

关于我们所从事的这个行业最棒的一点是它充满合作性,尤其是在合作真人电影时。你要能够和摄像师、制作设计人一起共事。作为导演你要面对各个挑战把团队团结起来共同完成你的制作目标。如果大家看到你具备这样的能力,那么制作人就会说:“或许我们可以按你的想法制作长片电影。”

如果你想做动画导演,你要想到一些不容易想到的事情。比如在要拍摄的短片里有3个角色,作为导演,你可能知道应该怎样花时间和表演的演员沟通指导,但是这些时间也可以很有效地用在没有戏份的演员身上。那么没有戏份的演员该做些什么呢?

怎么设置场景,怎么策划动作,怎么进行故事讲述。我们讨论的不是一个方面,而是更大的蓝图。怎么布置场地、设置灯光、移动摄像机?为什么移动摄像机,是因为你可以还是应该做些移动?所以你需要考虑到所有内容,用较少的工作量完成高质量的影片。这就是别人需要你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