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铸:皮克斯大胆提问

–郎铸

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成立已经三十余年,它最高明之处在于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怎么样?“。比如,”如果玩具过着自己的秘密生活,那会是什么样的?”“如果老鼠会烹饪会怎么样呢”“如果恶魔真的会在晚上藏在孩子的衣橱里会怎么样?”…因此皮克斯创作出了玩具总动员系列、料理鼠王、怪兽公司等动画作品。在这点上,没有一个好莱坞动画工作室像皮克斯一样天马行空。但在四年之前,皮克斯大胆的创意似乎消耗殆尽了:作品有反响不温不火的怪兽公司前传怪兽大学、差劲的赛车总动员续集以及不成熟的童话故事动画影片勇敢传说。直到皮克斯再次大胆提问“如果情绪都是独立个性的角色会怎么样?”于是,就诞生了最近一部由彼特•道格特(飞屋环游记和怪兽公司的导演)执导的动画佳作Inside Out(头脑特工队)。

Inside Out讲述了两个同时发生的故事,一个很普通,一个极不寻常。普通的故事内容简单:11岁的Riley跟随中产阶级的父母从明尼苏达州搬到了旧金山,从此远离了田园般的生活。初到旧金山,由于很难适应城市环境,她陷入了恐慌。原本无忧无虑天真的孩子变得忧郁、愤怒和悲伤。于是她萌生了离家出走只身返回明尼苏达州的想法。最后她会离家出走吗?
103132.79068003_1000X1000

皮克斯之前的作品有描述场面宏大的反乌托邦式未来世界的机器人总动员,有乘坐飞屋探险亚马逊雨林的飞屋环游记,还有描绘太平洋神奇水下世界的海底总动员。相较之下,Riley的窘境就显得不值一提了。面对困难,或许她会逃走,或许不会。大多数有十几岁孩子的家庭都会有一段孩子不开心继而要离家出走的经历。幸运的是,这种不开心的插曲,大部分最终得到和平解决。我在这里小剧透一下,Riley的窘境也得到了和平解决。

Inside Out真正饶人趣味的超现实故事发生在Riley的大脑中。导演彼特•道格特和编剧以主人公未知的大脑世界为影片故事,向观众展现了一个全新世界。主人公Riley的大脑总部由五种基本情绪控制:快乐(Joy)、悲伤(Sadness)、愤怒(Anger)、恐惧(Fear)和厌恶(Disgust)。因为Riley基本上是个无忧无虑的快乐小孩,所以在整个童年时期,Joy被默认为大脑总部的负责人。Joy本身很活泼机敏,当然也很快乐。这五种情绪角色主要工作就是管理数百万个组成Riley记忆库的记忆球。记忆球是根据颜色分类的:金色的快乐记忆球、蓝色的悲伤记忆球、绿色的厌恶记忆球、红色的愤怒记忆球以及紫色的恐惧记忆球。而Riley大多数的记忆球都是金色的快乐记忆球。

但当Riley搬到旧金山之后,接踵而来的生活巨变打破了大脑总部的平静。情绪Sadness开始扰乱Riley的生活。Sadness矮胖笨拙、行动缓慢并不断向别人道歉,当然还有最显著的特征—悲伤。生活的变化影响了Sadness的行为,她开始污染Riley的快乐核心记忆球:记忆球一旦被Sadness触碰到就会由金色变为蓝色。Joy逐渐失去了大脑总部的控制权,自己也变得越来越迷惑,并由于一时的错误判断导致自己和Sadness被喷出大脑总部进入外延区,远离了原本整齐有序的环境,掉进了错乱无序、极其庞大的Riley脑部领土上。自此,影片开始了超现实的故事描述。

与Riley的意识生活脱离后,Joy和Sadness迷失在了未知记忆里。大脑总部里只剩下Anger、Fear和Disgust负责Riley对外部世界做出反应。因此可想而知,Riley变得易怒、恐惧、态度轻蔑。她开始跟父母顶嘴,在学校陷入了尴尬的境况,在房间里生闷气。同时,Joy和Sadness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代表诚实、无忧无虑和亲情的标志性岛屿崩塌坠入深渊陷入遗忘黑洞。而一些模糊的记忆、被抛弃的情绪以及Riley的想象朋友Bing Bong也掉进了遗忘黑洞。

Riley的想象朋友Bing Bong是个兼具大象和猫的形态特征的角色,漫无目的地游荡在Riley的长期记忆库里。它品质真诚善良但想法太幼稚。在Joy和Sadness急切想返回大脑总部的时候,Bing Bong伸出了援手,但为了走捷径阴差阳错进入了险些丧命的抽象思想区域。在这个区域里,Joy、Sadness 和Bing Bong被分解了,由立体形状变成几何形状,最后成了没有形体的曲线和波形短线。不过幸好他们还是及时回到了存在认知意识的具象区域。这一部分电影情境绝不是迪士尼风格,大多数35岁以下的观众对此情节也是一闪而过吧。但是我相信这种创作概念会被沿用下去,因为这是皮克斯时至今日最大胆、最有趣,也是最适合成人观众的一次创作成果。

102432.83652237_1000X1000  102430.59923544_1000X1000

就在Joy和Sadness努力返回大脑总部的时候,Riley也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最后的选择。Joy和Sadness能及时返回吗?这一部分才是影片的价值所在。表面上Riley想离家出走,但她躁动的真正后果是失去了支持她生活的两个情绪力量:无忧无虑的Joy、安静沉思的Sadness。Inside Out让我们明白我们之所以能达到情绪上的平衡和谐是Sadness和Joy共存协调的结果。此外,影片呈现故事的精彩画面也是前所未有的。

从多方面看,Inside Out是部小电影。Riley并没有经历很大的生活曲折,无恶棍骚扰她或她的家庭,没必要展现个人英雄才能,也不用做出“坚信自己”的表现或克服任何真实障碍。她就只是一个不断成长、不断适应改变的角色,而且Riley的成长像我们每个人经历的一样,很是寻常。Inside Out的巧妙之处就在于观众在观看Riley情绪纠结的时候,一定会询问自己“如果普普通通的成长经历实际上是美好生命的一部分呢?”

一个故事,不论是以影片还是其他方式呈现,只要人们喜闻乐见,都是值得大为称赞的。